主页 > 余斗笔记 > 感悟 >

交际花

时间:2019-04-04 阅读:0

大学的时候,不怎么喜欢一种人。

这种人精明能干,会在所有群体性的活动中引得所有人的关注,然后春风化雨般在每个人的脑袋里留下星星点点或是浓墨重彩的印象。然后第二天,天一亮,几个小时前还是陌生人的三千过客,已然全部安然躺在了他或者她的好友列表里。

交际花

嗯,交际花。不知道是哪个特别有语言天赋的人,总结出来这么一个精辟的词。

在英文中有这样一个短语,大抵对应的就是交际花这样一类人,叫做“people person”,习惯甚至是精于与人社交、相处。我说不出这类人有多丑陋,顶多强加一句“吃相太难看了”。

倒是亲眼目睹过类似的场景,之前去外地参加一个电影活动,一个同行的姑娘格外引人注目,开会的时候,积极踊跃的发言,每次发言都要阿谀奉承主办方几句,随后还有意无意地装可怜卖一下自己的不容易。一次两次也就作罢,说得多了难免让人觉得不舒服。

活动最后的酒局上,这个姑娘拿着酒瓶开始攻城略地,跟每个领导和投资人敬杯酒,说点吉利话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加上了对方的微信。我们一旁几个人被这姑娘的阵势着实吓到了,不仅是那酒量,更是那让每个领导都听得喜上眉梢的话术。

说实话,在那一刻,我是有些嫉妒她的,因为她三下五除二就跟那位我一直特别欣赏的导演聊得甚欢,而我却连上去搭个话的勇气都没有。

我该怎么迎上去,我该说什么才能让他对我有印象,他会同意加我微信吗……诸如这样的问题在脑袋里盘旋,索性放弃吧,心里面安慰自己干嘛活得这么用力啊。

太过用力地去交朋友,太过用力地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太过用力地去生活。究竟是不是一件妥帖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是让我陷入纠结与拉扯的议题。

我常常会去想,如果我也在每个饭桌每次酒局上很努力地去认识每一个人,我也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在大学里的人脉无限扩大,那样我就会过得好吗,或者说过得开心吗?或许会觉得累,但真的当自己有求于人时,也不至于在朋友圈发一条“万能的朋友圈求帮助”后无人回应。然而维护这些辛苦得来的果实也需要耗费精力,更何况迈出第一步勇敢地say HI时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似乎找不到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准确答案,干脆就得过且过吧。可后来进入社会的场合与机遇越来越多,工作实习的时间越来越长,才发现这世道并不是这样的。

当然了,我不能拿着普世的观点去评判,再说了我这个年纪还没有框定一切的底气。但好像自己经历过的现实的确是,那些自己曾经有些厌烦的“交际花”,往往要更容易获得机会和青睐。

之前在实习的时候,同team早进来的那一批学长学姐们都在争取留下来的机会,作为一个新进来的小白看着他们为了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名额抢破了头,不得不感慨现在的竞争压力真的让人难受。最后出结果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入选让大家都跌破眼镜,明明考核的最终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前几名,但却因为另一个team的主管,一个德国人写了一封推荐信,而成功留了下来。

非议因此而产生了,有的人在背后吐槽这位同事是靠着不光彩的交易而留下来的。有的人则是说她心机多,竟然找外援。在这种时刻,你会听到很多很多讥讽的恶毒的言语,有些甚至令你觉得幼稚可笑。

虽然我对这位学姐也了解不多,零星的几次聚餐倒是可以察觉出她是一个善于社交的人,虽然嘴巴里也尽是阿谀奉承,但却可以在细节之处照顾到每个人的感受,那位德国主管曾经在团队聚餐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吃饭,大概因为上下级的缘故,实习生们都没有敢主动过去搭话的,唯独那位学姐主动上去聊天,最后不小心把酒弄到了对方的袖子上。

大家也许是习惯了这个人无论见到谁都要热情地去交谈,所以见怪不怪,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差异和不同,让最后留下的人是她而不是别人。

至于她怎么获得那个主管推荐的无从得知,只留下了惊艳旁人的“她成功了”。

大抵是因为这个经历开始,我有意无意地开始让自己重新审视“交际花”这个略带恶意的词。其实,作为人的本能,社交的能力又何尝不是一种才智的证明呢?

记得在欧洲留学时,新生周的第一天,学校特别设置了几个小时的活动,就是让我们所有人聚集在学校的广场上,什么也不做,让大家自己努力地去和陌生同学交谈,认识陌生人。

是有点尴尬的,你会发现亚洲的面孔大多抱团聚集在一起,讲着自己的母语。我其实是能理解的,亚洲尤其是东亚文化圈的行为习惯与欧美不同,再加之大家都是初来乍到,语言上还多多少少存在着障碍,所以抱团是显而易见的。

认识的一个家境不错的朋友曾经在加拿大生活了好多年,终日呆在中国人华人圈的他,回国后英文还是磕磕巴巴老样子。

所以无论是提高能力,还是真的要去交一些朋友开阔一些眼界,不能勇敢踏出固有的圈子真的是很可怕的。即便语言不通,口语不那么流利,还是要勇敢地去跟对方say HI,因为当你迈出第一步后,你将不会在迈出第二步的时候犹豫忐忑。

所以过去的新生周,彻彻底底体会到了社交的压力。为了认识到新的朋友,为了在活动和派对里不做那个孤单落寞的个体,为了努力听懂外国人在讲什么,必须要大胆地上前打招呼。

虽然有时候你会觉得聊得话题无非就那几种,就像阿谀奉承领导、认识陌生人时的那种麻木的感觉,但还是要努力地去做啊,强迫自己去享受去活在当下的那个“时刻”,才会让自己觉得这些努力是值得的。

到现在,我突然对“交际花”这样的概念有所改观了,不再是幼稚时期那么浅薄的厌恶,而竟也有些许的敬佩。因为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可能比做其他事情更需要勇气和胆识,更愿意去承担因此而产生的诸多结果,别人的不解和白眼也好,流言蜚语也好。

当我越长越大,就会轻易地发现成人社会中,有很多违背于我自己想象和初衷的准则。有时候也想保持着当初率真直接的原则去看待所有人和事物,但后来也似乎意识到了,这样也挺累的。

温和一点吧,其实“用力过猛”也是一种实现自我的活法,对不对?干嘛有的时候,那么急于苛责别人呢?

当别人在勇敢地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在光打不到的地方,他已然在渐渐超越你了。

本站所有资源均在余斗淘宝店铺有售,你可以扫描以下店铺二维码直接选购,自动极速发货。你也可以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好友,直接微信索取更便捷!

余斗微信二维码

扫描微信加好友购买
比淘宝买便宜

余斗淘宝店铺二维码

淘宝扫描二维码购买
自动发货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感悟分类下,2019-04-04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