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感悟 >

栅鱼

时间:2021-07-13 阅读:0

我的故乡在信阳罗山,素有“江南北国,北国江南”之称。农历四月,如果沿着京广铁路南行过淮河,你会发现淮河南北两岸的绿是不一样的。淮河以北麦苗秀,麦地里的土是黄的,那片绿总有一种干气;淮河之南稻秧青,秧田里的土是黑的,秧林间是清亮的浅水,这里的绿是带着水气的。马洼小村就点缀在这一片含着水气的绿色中。

马洼南边、东边有马塘洼、林洼、高洼、泥狗洼(老家人称泥鳅为“泥狗子”)和东畈。我们这儿的“洼”不是四面封闭中间低的那种“洼”,而是向一面敞开的长条形谷地,谷底是一带水田,一块块水田顺着坡度低缓的谷底渐渐而上,我们把这样的水田叫“冲田”,每条冲田的上端都有一个池塘。

栅鱼

初春的雨给一条条冲田带来一层浑黄的薄水,村人们开始平整水田了。父亲把裤腿挽得高高的,赤着脚,扛着耙,控制着牛绳,和牛一起来到水田里。父亲套上水牛,两股粗麻绳儿从牛肩两侧向后拖下来,系在耙的两端,父亲站在耙上,左手执缰,右手拿鞭,鞭子一扬,就在水田中哗哗前行了,耙过处,水开而未合时,时常会有鲫鱼“啪啪啪”逃窜......父亲耙田回来,偶能拎几条鲫鱼,母亲用油把鱼煎得两面发黄,放几个辣椒,加点儿水一煮,餐桌上就有了一道美味儿荤菜。

五月份,冲田秧苗正旺,两侧山翠欲滴。几头乌黑的水牛分散在田埂上悠然地吃草,水牛身旁常有白鹭相随,牛背上有时还立着一只八哥。如果稍作留意,你会发现,八哥、白鹭并非无事的悠闲。牛大口地啃着田埂上厚厚的青草,时而惊起草丛中的蚂蚱、飞虫,引得八哥、白鹭追逐翻飞......

幼时,我常常听到秧林深处传来“噔噔”的鸟叫声,声音响亮、短促而有力,我一直没能发现那是怎样的一种水鸟,只见过一种体型如布谷、羽毛有黑斑、长着两条瘦长瘦长腿的水鸟,村人把它叫秧鸡子。秧鸡子很警觉,看见人就忽溜儿钻进深密的秧林里了。那种“噔噔”、“噔噔”的迷人声音是不是就是秧鸡子的叫声呢?

雨水渐渐多起来,一场大雨过后,秧田涨满了水,村人不得不挖开田埂排水,我们把在田埂上挖开的缺口叫田缺。马洼村东的水田承接了林洼、高洼、泥狗洼和东畈的来水,那里的田缺流水甚急,正是栅鱼的好地方。

我家有一个专门的栅鱼网,父亲母亲叫它漏布袋,是用很结实的线编织成的一条口袋状的网,网口一米来宽,网身两米多长,向尾部逐渐收拢,尾部的开口,用绳子活结系住。网口两侧分别固定在一根下端削尖的木棍上,网口下沿有一排竹签。

大哥或是二哥和我拿着栅鱼网,赤脚踏着没过脚面的泥泞,来到村东那片一块块错落有致的秧田间。在轰轰的流水声中,我们选定一个紧要田缺,张开网口,把两侧的木棍栅在田缺的两边,把网口下沿的竹签插入急流下的泥中,田缺之水就尽经我网了。

栅好网,不用值守,过一段时间去捞起长长的网尾,里面总会有鲫鱼、白鲦、咯呀(一种捏住它身体,会发出“咯呀、咯呀”声音的鱼)……这些都是在水田和田畔水沟中生长的小鱼,大者四五寸、小者一两寸,要想栅到大鱼,就盼望冲田上面的池塘溢满了。

连续的大雨,池塘水与堤平的时候,村人就在塘埂上挖开一个不大的豁口,把水排到冲田里,村东南几条冲田的水汇集而来,村东那片水田里的秧苗在浑黄的水中只露出一些尖尖,我站在田埂上,十分兴奋!虽然我那时也知道水淹对秧有损害,但更多的是想着是不是有大鱼在水中游动。

在这样的来水中,我栅到过鲤鱼、鲢鱼,母亲把大大小小的鱼放盐、煎黄,晾晒在秫秫杆儿做的圆圆的锅盖上,等待来客或者让家人慢慢享用。

我家的栅鱼网几乎每个夏天都会多少给我们带来一些难得的荤腥。村里小伙伴们也栅鱼,但用的是竹编的提筐、箢箕之类的农具,因为不是专门的工具,只能在水流小而缓时,把这类农具堵在田缺处,栅一些寸许长的小鱼虾。

马洼、郭洼两个小村,只我一家有栅鱼网,村里的孩子们能在大雨后的激流中拿着栅鱼网在田野栅鱼的,只有哥哥和我。父母在世时,我没有关心过那个栅鱼网的来历,后来电话问大我十几岁的大哥,他说,那是母亲亲手编织的......

好像是上了高中后,就没有再去田野栅鱼了,化肥、农药已让田间渐渐无鱼可栅,冲田上的池塘也多已干涸或荒废。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感悟分类下,2021-07-13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