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感悟 >

菜苔子

时间:2022-01-21 阅读:0

春天是个容易做梦的季节,慵懒的春天,偶尔一个梦,就会幸福得不想醒来。现在的我,一场场的春梦,最多的就是梦到了老家的好些人、好些事。

老家的春天是最美的季节,山花烂漫,绿柳飘飘。可成年之后,却很少能去感受老家的春天。昨个晚上竟然梦到老家菜园子里那一厢一厢的嫩滋滋的菜苔子,梦醒后仍把眼睛紧紧的闭着还想回到梦乡。

菜苔子

老家此时的蔬菜,是菜苔最美的时节,菜苔最美是初春的细雨过后,含满米粒状苞正待放之时,如同情窦待开的少女,一旦开花,茎就老了。

此时的菜苔,嫩,甜,糯,绿汁四溢这样鲜美的绿需得从园子里摘下后,趁着生命仍还鲜活,冲洗干净,水滴滴的立马下锅,稍稍置放就蔫了,炒起来就不好吃了。现摘现炒,当年那样的记忆,那种鲜嫩的口感是难以形容的。

我已经离开老家好多年了,老家的这些东西却留在记忆中是如此清晰,每每一闭眼,如同高清电影一样,从脑中浮现。

老家的茅草土坯墙屋,老家的泥土小路,老家门口的那方水塘,老家东头有四百多年树龄、树身中间已烂了几个眼的老皂角树,老家对面的小河,老家屋后长有好多黄精条子的小山岗,还有隔壁胡三爷为喂了好多年的一条老牯子死了而痛苦流泪的情景。

老家厨房屋顶烟囱那由浓而淡的缕缕炊烟,甚至谁家的小孩把别人菜园子留的黄瓜种偷吃了而被噘的声音,都是我留恋、思念老家的理由。       

上学时老师说:光阴似箭!我跟本不相信,一眨眼,岁月催白了我的头,我才晓得光阴不仅似箭,并且是火箭。掏麻雀,光屁股抹汗,偷黄瓜,一切像似发生在昨天!       

咣当一家伙,春天就来了,杨柳绿了,遍地的小草也换了新装,虽然粉肉肉的桃花被一阵春雨淋得披头散发,但仍在春阳下怒放着。

我得感谢春风和春雨,它让老家菜园子里的菜苔子疯长,掐也掐不赢,吃也吃不赢。小时候的日子好可怜好穷,那年月也没有反季节的菜,菜苔子岀来了,一连好多天光吃菜苔子,笋子岀来了光吃笋子,一吃吃个够。

记得春天时,妈妈一到菜园子里就掐一提筐菜苔子。那年月,除了盐,炒菜也没得别的调料,家庭好点的炒菜时还有点油,差点的连油也没得,没得油的菜苔子炒好后有股腥气。

菜苔子掐一茬又冒一茬,一连可冒四五茬;菜苔叶子老了,就把叶子掐掉光要杆,把菜苔子杆的皮剥掉洗干净斜刀切,大火翻炒,也好吃的很。        

炒菜苔子时,把腊肉切片,放上葱姜蒜干辣椒炸锅,等腊肉的油炼下来一点点后,把菜苔子倒进锅里,大火翻炒三五分钟岀锅;如果想更有味道,炒菜苔子时,别用刀切,直接用手拧最好,拧断的菜苔子炒岀来后更可口,也找不到是么门精!         

老家的那把嫩滋滋的菜苔子啊!那年没有油炒着吃时的腥味,如才回忆起来一点也不腥,还有点甜!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感悟分类下,2022-01-21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