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奇思妙想 >

玄幻小说《残生》之序言

时间:2018-07-29 阅读:0

〖1〗

夏日纷飞流淡烟雨墨迹

望桑邀月花开落下回忆

安然译诗吟出七月思意

风伤随影吹落香花逸逸

——《这个传说远了,远了》

如果我可以像这篇日志里的故事一样一直唯美下去,如果我还是那个钟情文字且多愁善感的书生。

如果我还是将所有的情感与心绪,像是展览一样赤裸裸的呈现在别人的面前,为的只是博得一点心酸与同情。

那么我想,我一定会发疯的。

明知道过去已经无需去修改,却也要不真实的不去承认,但是该改变的总要去改变,丝毫也不会差多少。

玄幻小说《残生》之序言

〖2〗

在落笔这段文字的时候,离我动笔写这部小说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半年前还正在构思着《碎木》这部让人伤感的小说,想想那个时候还觉得不能总是要让自己的文字一直这样伤感下去,于是就决定转变一种风格,那个时候就想,至少要是玄幻的吧。

把这部小说定名为《幻美》是开始突然想要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接着我就发现转来转去还是摆脱不了唯美这两个字,最后随着时间的渐次推进,随着更多的情节在我脑中虚构开来,发现这个名字似乎与主题无关了,也就弃了,直到现在也只是暂定为《残生》。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出生后就残破的人,浅薄而又弱小,但在经历了一些似乎无穷无尽的磨难后,一步一步的走向最高点,慢慢的成为所有人都尊重的王,就像一处风景,经过改造后慢慢的促向繁华一样。

我不知道当最后写完这部小说的时候又会出现怎样的情况,会不会就像《碎木》一样,半年前和半年后都会是两种不同的结局。但那又会是狠遥远的以后,我似乎也管不了。

【3】

半年前的自己跟现在的我一样陷在一段情感的沼泽里,左右奔突,寻找出口,日子乱的如同一张挂在枯树枝上的网。

其实早已习惯了把内心中一点一点的感情放在自己的小说中去,借那些由自己创建的夹杂着朋友特点的角色,去尽情、酣畅淋漓的传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所以对快要步入大二的我来说仍在写着这样的东西一点都不奇怪。

在经历了半年的大学生活后,真的发现自己不再那么钟情触碰文字的感觉了。有时候就是那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我脑中的画面|、场景和语句,他们的突然闪现,让手忙脚乱的我难以捕捉,真的也赶不上变化。

当突然某一天想起真的要写一些东西的时候,自己却不会再找一些时间拿起笔,然后安静的写下去。我有时都会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再那么孤单了,现在身边又多了许多的朋友,自己也变得快乐了。所以从这点上我总是相信,那些与文字打交道的孩子一直都是不快乐的,他们注定要用自己感伤的情绪去换取触动读者心间的文字,而自己在这场简单的交易中总是被占便宜的可怜家伙。

【4】

有时候,有些事,我们总认为自己能把他们放在过去的时间长流中,然后让它们慢慢的消耗殆尽,就如同点燃的蜡烛,但是当你细细去看时,那粒粒伤感会在一瞬间涌出来,就像春天里漫天的蒿草一样疯狂的心间滋长,阻挡也阻挡不住。

也许是自己真的不再希望别人了解我了,于是才会再次钻进小说这座堡垒中保护自己,任谁也轰不哭,打不烂。将那些虚幻的、稍微矫情的情节以及自己的经历或多或少的写进小说中,而目的就是让别人不在摸透我。记得珍珍和我的几个好妹妹曾这样对我说过,她们说:你在我眼中是一个两面的人,你总是让我摸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珍珍就对我说过她喜欢现实中的我。你看,这就是她们眼中的我。

〖5〗

当我在一大群人的嘻嘻哈哈中突然转眼沉默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曾经那个安安静静、会在深夜中抹眼泪的我自己。我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在那刻我却有点后悔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如果这么说的话我还是愿意做回曾经的自己。让自己找回真善美也好,找回无知懦弱也好,反正就是那么希望着。于是在那段时间自己再不愿意参加任何的群体活动,便和好友一起游荡在校园中,吃饭,上课,睡觉,生活就如此反复着。

不过相比半年前的自己,我都不是那个安静的让别人忧愁让自己忧郁的小孩子了。现在的我每天都是忙着去上课,逃课然后去赚钱,日子确实乱的狠。

在这样的生活中我只是让我变得有能力去照顾一个我需要去照顾的人。突然决定要有足够的能力去照顾我关心的人是在去年过年回家的某一天之后的事,那一天我看见我妈拿着一块钱买来的速接剂努力的粘着她众多双中一双平凡的靴子,口里却念着:哎,粘不住了。

那个时候我就特别特别的难过,我发现我就从来没有那么难过过,哪怕是我最爱的人伤我我也没有没有那么难过。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在这半年里无论她留给我多少失望,我都是像个虫子一样把它们迅速的啃蚀掉,然后还是满脸微笑的去生活。我还是那样的为她去努力,然后变得优秀,再优秀,变得有能力让她每天都笑。

〖6〗

现在仍然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见某个特别熟悉的侧影就会难过起来,仍然在翻到一些曾经留下的纸条、曾经每个星期拿着吃饭省下的钱跑到离学校很远的地方买下的巫毒娃娃就会止不住的想起过往,然后喉喽就会堵的慌起来。

仍然是一个人走路的时候什么人都不去看,而去拼命的想着小说里的情节,有灵感了就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敲起键盘来。仍然是见到某个特别特别熟悉的身影,然后就去看她手上的手提包,接着就是包的颜色。

我想告别自己那段苦闷而又难过的日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幸福是握在自己的手上,还是在她的手上。

〖7〗

学校里的建筑大多都狠老,没什么特色,但树木却狠高大。这里所有的植物都旺盛生长,这一下子让我想起当初我和明明来这里的日子,明明说他受不了学校竟然会在教学楼门前晒豆子,然后就不停的说起来,没完没了的。当我们一想到明年会搬到这里的时候,就忍不住的一直抱怨,发泄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

想到这些,我竟然会有一丝难过,却不知道这份难过从何而来。因为我始终觉得这里都与我的梦想无关,也许有一天我会把那些高大的植物研究清楚,但那时我又会成为了什么样子,还会拥有现在的梦想了吗?我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就如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幸福一样。当时我就只是看着那些高大的树木,发呆。脑子里闪现着小时候的画面,哪个时候我让妈妈买了一颗树,种在我家的院子中,一到夏天就开出大朵大朵的花,无香但清爽。

从校教学楼高层的落地窗看下去,湖边有着一些人围着湖一圈一圈的走,悠闲的样子让我看着都羡慕起来。身后是个化学实验室,从后门的玻璃透进去看,储柜里有些认不清的用具,后门处的地板是中空的,踩上去是嗝登嗝登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作怪一样。

〖8〗

一直都很喜欢小芝说过的两句话:

①:小说,就是小声的说自己想说但是不能明目张胆的说的那些话。

②:那些注定与你相识的人,其实老天一早就给你安排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事件。你躲也躲不掉。

小芝就是这么一个人,她说的话总是让我感动的不得了,但她也是这么说我。我不知道我和小芝之间到底有多少相同点,但当我一想起她温暖的样子我就会想我跟她比起来多少还是有点孩子气吧。

2011·4·23·星期六。带她去看音乐喷泉回来的晚上,她发短信跟我说,我越来越觉得你跟郭敬明很像呢。当时我就愣了,我只是知道郭敬明和韩寒之间很不和,韩寒总是说郭特别的女人,但赚钱却是狠厉害的。

当时我就问她哪里像呢。她只是说思想性格像。回复的短信中她把像错打成了象,这让我当时觉得特好玩。

这几天找了两部小四的两部小说来看,一部《幻城》一部《夏至未至》,在《夏至未至》中他由自己的原型塑造的傅小司读起来让人觉得是多么的优秀。

看完后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从不喜欢看小说了,只是因为当小说一开始我就已经猜到了结局,真的没意思。但还是有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原来我和他竟然会有着差不多的生活轨迹。

我似乎拥有着小四他诉说着的他自己的经历,拥有着他思念着的类似的朋友,像那些跟他一起疯狂一起难过一起骑着单车穿越单薄青春的朋友,那些记得青葱岁月里的时间沙漏是怎么在他们脸上刻下忧伤刻下难过刻下岁月无法抹煞痕迹的朋友。我就是想说我也拥有着这么一群朋友。

〖9〗

斜斜在武汉,念的并不是我想念的武汉大学。我想象不到他一个人在武汉是怎样的生活着,一生活就是三年。很多次看到他空间动态上的时间时,我就知道他还是习惯在夜晚做着他喜欢的事儿。有时他也会上传点有关他生活的照片,坐在教室里的偷拍或者巧美美的照片,对我来说他还是没变,不过时换了个发型。

其实我一直想念他在高中时候留的那个帅帅的发型,隔一个多月都要整一次的那个发型。我经常在阳光下看着他帅气的样子,看着看着就感觉特舒服。

斜斜是一个气宇轩昂的人,你都无法想象他的交际有多么的广就如同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的朋友。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无论学校搞什么活动,他总是会等到最后,然后叫上在座位上安安静静的我。我后来就想这丫的眼光怎么那么好呢,挑中了我做他生命中狠重要的那个人。

他并不是个与文字沾上太多边的人,之所以这么说是我觉得他总是一个快乐的人,没有太多的悲伤,每天都是微笑的去生活。他呢,总能把他阳光的一面展现在我面前,仿佛是拯救我这个那时整天忧愁这伤感那的小男孩。他平常也会写写自己的东西,他喜欢文字只是简单的喜欢看我写的那些幼稚而又凌乱,现在我看了就想吐的日志,我现在有时也在想,当时的我怎么那么酸呢,喜欢一个人也不能失败到那个程度的。

他跟所有看过我文字的人一样觉得看过总会有那么伤感的东西在心里搁着难受,但我觉得他给我的有别人给我却不能及的鼓励和关爱。

他总是最无限度的迁就我的那个人,甚至是我不对的时候或者我对他做的狠过分的时候,他总是什么都不说,然后一如既往的对我或者有矛盾后总是第一个跟你套近乎的人,那时的我就像他的孩子一样需要他哄着去过着我的高中、我的生活。

纵使是这样我们之间还是不免有了一场误会,原因似乎跟盒盒有关,也不记得具体的了。高考后他找到我,然后我们又恢复了往常在一起的样子、在一起度过最后高三的样子,没心没肺的过着高考后的三个月。

从那以后我就在心底发誓说,以后我再也不会跟他发生任何的不和了,哪怕让我去死呢。

而时光流转,转瞬就过了两年了,他在武汉,我在洛阳,彼此挨的挺近,却一次都没有呼呼的跑到对方的地盘狠狠宰对方一下,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回去。纵是是这次五一假期我还是没有去他那里,想到这点我都很惭愧。

我们都在慢慢长大,慢慢成熟。而算算日子他就快毕业了,一段大学的生活也即将过去。

想像着他一个人在社会拼搏的样子,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伤心起来,这毕竟是一个以前对我说过以后一定要和我住在同一个城市的人啊。

站在大学与社会的边缘,站在未来转弯的地方,我们都各自悲伤。

〖10〗

第一次看见啊绪的时候,是在斜斜的相册中。照片上的啊旭穿着牛仔的短裤,笑容灿烂,就如同夏日的阳光一样。我记得我当时就在心里想,我一定要成为这个家伙最好的朋友,如果不行的话就做敌人,反正要这丫的记住我,一定要。

两年过去了,啊绪在繁华的郑州,在那个离我们出生的小城不远的另外一个城市,每天都在QQ上给我发着一个又一个繁复的邪恶表情,大堆大堆的话语只是向我传达他那幽默诙谐的性格和吊儿郎当的个性。他的个性按照明明的话说就是先把你搞哭然后再让你笑,而且一直就那样笑下去的那种。我发现我已经习惯并喜欢这样的生活,跟他每天都开着玩笑喊哥哥、哥哥的生活了。我现在都会在想,我是不是正在一点一点的学着他,学着他身上的这些优点,然后再慢慢的变成他呢?

在认识我之前,啊绪和斜斜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在小城中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憧憬的高中一起嘻嘻哈哈式的蹉跎着他们三年的青春。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我和斜斜之间的关系都要好的多,你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就像《夏至末至》中的傅小司和陆之昂,优秀的时候一起优秀,坏的时候一起坏。

〖11〗

七零、盒盒、冉冉是任我用多少的文字也描绘不出来的三个人,对我来说就是一处绝美的风景。

七零或者欺凌或者麒麟,这个至今我仍不确切真名的女子,眼睛大而亮,眼睛在沉默的时候就特别的好看,从来都是一副狠精神的样子,穿着裙子在我们理科班门口找我和斜斜玩的时候,她那安静的样子让我看着看着就入迷。但整天咋咋呼呼都是谁都要被她欺负。

盒盒是一个安静时狠安静,疯闹时闹的狠开的人。她曾总是告诉我,当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常感到有种狠安静很安静的感觉,那时我听后就特别的高兴。

她是一个喜欢写字的人,我曾经在冬日的深夜里、躲在被窝里摸着手机看着她写过的每篇日志,然后日志后边就会留下我冗长而又繁复的评论。她喜欢兔斯基,喜欢巫毒娃娃,喜欢看我的每篇日志和小说,然后跟我一样在日志后边留下冗长且带有意蕴的评论。

她胃不好就经常胃疼,我就记得跟她讲过了梨花膏的传说。跟她一起在三月里寻找梨花,为她写诗。当我们跑了很远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盛开的梨花的时候,她却意外的在回家的路上找到了。当天夜晚下夜自习后我们就一路狂飚而去,偷梨花。

当她离开学校远赴浙江的时候,我送了我在暑假整天整天夜晚不睡觉、咬破嘴唇无数次才写完的小说《梨花后街》给她。而就在昨天她说她一直把它锁在抽屉里,如果有一天她会把它还给我,当时我听后只是觉得好难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过,盒盒是一个我用多少文字也写不完的人,太多太多的事儿发生在我们身上,就如同我们有着情侣般的经历一样,永远也述说不完。可以这样说: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就是那种超出了爱情和友谊的第三种关系吧。

冉冉对我来说就是无论我说错了什么话她都会立即原谅我的那种人,那种有什么纠结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承担的那种人。

她总是对我说,你对人真的狠细心,你真的狠优秀。每次我听到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开心的笑起来,只是笑的好落寂。我知道我远远没有达到她说的那样,她只是想让我高兴而已。即使是这样,我仍然觉得狠开心,因为有这么一个人总是努力的让你笑,因为有这么一个人一直让你觉得你的身边从来都不是空荡荡的。

开始的时候她们三个的生活跟我格格不入,当她们三个把文科班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我正在楼下的理科班安静的解答高考题,顺着理综试卷ABCD狠麻利的填下去,安静的样子就像个孩子。当她们三个顺势杀向理科班的时候,我的生活就开始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学校里每天都是考试,卷子如同战场上的灰尘一样,满天飞的都是,兵荒马乱的。我记得七零和盒盒在那个时候都对我说,我都有点内疚,让你跟我们一样的疯来疯去的,把你带坏了。我都能再次的想像出当她们说这些话时脸上静谧而又恬淡的光芒,我那时只是说,我总是要变坏的,只是早晚而已,即使是这样变得坏了,我都依然觉得温暖。

然而几年的岁月就这样喧嚣而寂然地奔跑过去,让我们分散在一个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站在新的时间起点上我可以想象你们现在正精彩的生活在某个地方的时候,我就会觉得狠幸福。因为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想起曾经在那个小高中我们待过的每一天,想起如何逃课去在小城中划上我们单车繁复的轨迹,想起陪在你们身边彼此依赖的快乐或者伤感的样子。

你们相信么?我现在在阳光下一抬头看天,就能看到你们曾装在我脑袋中的笑容,恬淡而又安详。

〖12〗

曾经有过一个女孩这样问过我,她说,在我们分开后很多年在大街上遇到的时候,你会不会理我呢?我记得当时我没有说话,之后我才告诉她:在那种分开后很多年的情况下我怎么会不理你呢。

时光真的狠残忍,我们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分开了四年,现在她自己在北京一家幼儿园当幼师,有了疼她的男朋友,我仍奔忙在求学的路上,不能自拔。在经历了没有她消息的四年后,某一天我站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想到了她。我当时突然的明白了:我都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又何必谈什么遇到不遇到呢?

一个人待在洛阳,有时候都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以后还会不会有你们这样的朋友,对我迁就的朋友,和我一起玩闹却不知道累的朋友。我更害怕的就是害怕突然有一天让我失去了你们,我又该怎么过完自己以后的生活呢?但是你们都曾对我说过了永远,对么,我都记得。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奇思妙想分类下,2018-07-29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