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奇思妙想 >

开光的手串

时间:2020-11-27 阅读:0

很多人都知道李大光有件宝贝——一个拒说被高僧开过光的纯手工手串。

这高僧有多高咱不知道,李大光的生活倒真象开了挂一样,一年多的时间里抓房子号、评职称等等都是一路顺暢,就连以往坚持多年都是出多进少的彩票″事业"竞也是小奖不断,累计己带来了两三万的收益。

倒底是这件纯手工小叶紫檀的工艺还是大师的开光加持,还是这两个原因兼而有之,这件手串和李大光都在街谈巷议中成了名器名人。

偏偏大光同志又不是个不低调的人,有事木事、人多人少,只要得空,就俩字:盘它。而且是很张扬的盘,那手串被盘的晶莹润泽,仿佛越发有了灵性。

别说,这好运真就又来了。

这不,佛光再次普照、神明再次附体,他一向孛习不太好的儿子竞然比老师的预估高了近两百分,更要命的是大光同在志愿填报时竞然也做了万一神奇出现的预估,让老婆在志愿里加了个被她称之为疯狂的选项呵。呵呵,这就叫魄力,放了别人谁敢呀。

开光的手串

好事一件接一件,大光的脸还真就象大家说的那样也开了光,终日散发出神采奕奕的光泽。

有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直接管他叫李开光了。?

可是这给他好运的光,这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光竞然要离他而去了……

这天,大光的发小张大顺在电话里说,好久没聚聚了,明儿周六了,还叫了大发一家,咱们三家找个地儿坐坐,也就当为大侄子庆贺庆贺。嗯,这理由无可辩驳呀,何况几人关系一向不错,自是满口答应。

大光跟老婆一说,老婆也很高兴:″你们可是发小,你说他们能给咱多大的红包?″″切,老娘们见识,就知道钱。"自从逐渐确定了自己真的好象人生开挂以来,大光对太太也不象以前那样低眉顺眼了,以前她总是抱怨自己命不好瞎眼嫁了他,可现在,她几乎再也不这么说了。

饭局在一家挺不错的饭店的包间里进行,六个大人三个孩子,气氛和精美丰盛的菜肴一样令人欢快愉悦。期间三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们要一起去玩儿,三个半大小子结伴出门,妈妈们嘱咐好别惹事注意安全最晚到家不能天黑几件事就放任他们去了。

孩子们走了,三个老爷们更是无拘无束,娘子们换到彼此相邻的位置相谈甚欢。

又过了一段时间,喝的情绪高亢的男士们要去唱歌,因为知道这歌仨不光是破锣,而且每次都还唱的无比投入撕心列肺,听着就是受罪,三位太太借口回家等孩子就各自回家了。

天都黑了一阵儿了,醉熏熏的李大光才进家门,若在以前妻子就是不骂也不会给好脸色,可现在不一样了,况且下午还收了那么大的两个大红包。妻子一反往常的为他擦脸洗手,可这一擦一洗一折腾,她竞然发现丈夫手腕上的幸运手串不见了。

"手串呢?。"她一边迅速的摸向丈夫的口袋一边问,这一问,李大光瞬间酒醒了一大半儿。两人搜遍全身也不见手串的影子。″是不是唱歌叫小姐了?手串被人撸走了还不知道,准知道你们几个臭男人做不了啥好事!""没有没有,真没有,就我们仨唱来着,就是又多喝了几杯。″ ″就我们这仨破锣聚一块儿,就是愿花钱,人家也不伺候不是。"李大光面对己变了脸色的妻子又进一步解释,喝下去的洒变成额头的汗,彻底的醒了酒。

他们确实没在歌厅叫小姐陪唱,经过一番解释,妻子也相信了他的话。夫妻二人开始分析手串可能的去向。

″落出租车上了?" ′″不可能啊,他俩把我送上出租车的时候,我还在跟仇大富打电话聊找大师开光的事儿,十几分钟的车程,电话没打完就到家了,直到进家门,都没空儿往下摘。″经过仔细的回忆,在歌厅和出租车丢失遗落的可能性被夫妻二人排除了。

″会不会是张大顺给顺走了,吃饱撑的啊你,显摆不算,还让他们拿着看,你不说张大顺就爱干顺手牵羊的事儿么,一听这名字就这样儿人,他媳妇也不是啥好东西,一路爱贪小便宜的,能是什么好货!还有那个啥大发,瞅他那样儿,还大发,你不说过他还差点被拘留吗!你说会不会是你给他们看的时候让他们谁顺手给顺走了,或者就是他俩做的局,没准儿他们看咱运气好就起了贪心了呢!严大发媳妇说他儿子明年高考,大顺俩口子抓房子连抓几回连个毛都没抓着。就他们平时那抠劲儿,咋这么大方请客,还给这么大的红包?"

″哎呀,人家摸摸看看,想沾点儿光又怎么滴了?大发差点被抓是和人打架,又不是那啥!”发小被老婆这样埋汰,大光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但底气好象也不是很足。他想了想又说:"不对呀,他们看完,好象还给我了呀,我刚想戴手上,结果手机响了,是不是我顺手放桌子上了?嗯,我出来打电话,咋你也出来了呢?″ ″我上洗手间。哎,你躲那么远,还那么小声干嘛?" ″切,那么巧啊,上洗手间!”李大光加重了语气,″你是不相信我,怕我跟别的女人有什么瓜葛吧!哼,谁打的电话,还不是你那宝贝爹,咋那么小声,难道让我用大嗽叭告诉别人我在单位给他弄了台小潜水泵的事儿啊!这么大岁数了,一点沉不住气,泵都拿回家了,弄几十米电缆我不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呀?催催催的!我和大发一个单位的,大小人家也是个小头头,我不要避一下呀!″

伴了几句嘴,但终归找回幸运手串是大事,俩人又回到了这个核心话题。″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他们。”″猪脑子啊,问个屁呀,真是他们,他们能认吗?要不是,这明摆着不相信人家,以后咋和人家处?嗯,我觉得落在饭店的可能也挺大。″

落在饭店的话,被找回的可能性最大,夫妻俩确定了这一点,立马赶往中午用餐的饭店。

饭店还没打烊,但客人己经不多了。饭店老板很客气,叫来了包间服务员,服务员一口咬定没见着,大光妻子就开始嘴里不干净。大光制止了她,他知道这手串在不知道的人眼中就是个不起眼的东西,服务员也没必要没下。

他跟老板说,这东西虽不值钱,但是家传的,对自己有特殊意义,说不准服务员收拾桌子的时候和垃圾一起收拾掉了。老板说,哎呀,这可不好办了,那么多厨余垃圾可怎么找,这样吧,如果您愿意去找就自己找找看。

俩人在垃圾桶里翻了半天,弄的地上挺脏,一个厨师看不下去了,就开始冷嘲热疯的挖苦,大光妻子正一肚子火没处发,于是一场逐渐升级的大战爆发了,妻子推翻了人家的垃圾桶,还掀了几张桌子,饭店只好报了警。

警察来了,李大光夫妻本能的开始一致对外,他们一口咬定可以确定就是服务员拿了,服务员当然也立即予以大声抗辩,双方又要吵成一团。警察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安静下一一要不,咱就直接上派出所。就在这时,李大光的电话响了,是张大顺打来的。

原来,李大光出去打电话,顺手把手串放在了桌子上,邻坐的大发怕弄脉了手串,就随手收起了手串,起身放进了李大光挂在衣架上的上衣口袋里。可巧的是,李大光与张大顺当时穿了同款式只是颜色略有细微差别的上衣,而且俩人身材差不多,很容易搞混。晚上,大顺媳妇准备洗衣服,从兜里往外掏东西的时候发现了手串,这才发现俩人穿错了外套。

电话里的声音,旁边的人也听的真真的,大光和妻子仔细看身上的外套,还真就是穿错了,自己那件布料上有喑花而这件没有。这年头,女人撞衫难,男人则司空见惯,而且很多成年男人衣服上的口袋也是一致的少,这也为不能及时发现错误提供了条件:手机在手里,钥匙在腰上,这年头都手机支付了,连钱包都省了,致于香烟和打火机喝多了酒,拿错了那完全属于正常。

事实清楚了,大光两口子反应倒快,立即向对方和警察道歉,并立即支付了赔偿,店家也很好说话,这事就过去了。

开过光的手串找回来了,但好象神奇不再:抓到号的房子,钱交了,非但没看见房子,而且据说开发商己卷钱跑路了;儿子虽说上了好大学,但连续挂科,学业勘忧……

李大光和妻子反复验看了好多次,其实根本用不着,就那手串的色泽、包浆和质感,李大光甭说上手了,只看一下就知道绝没有被掉包的可能,但他们还是验看了多次。

张大顺、严大发也还是该咋滴咋滴,也没交好运的样子。

好运气没有了,李大光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不再篷人得机会便得意的半抬着手臂念叨:人走时气马走膘……

再后来,那个被大师开过光的纯手工工艺制做的手链就被随意的丢弃在了他家的某个角落里,如同一件被遗忘的小小垃圾。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奇思妙想分类下,2020-11-27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下一篇:赵小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