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奇思妙想 >

倾诉

时间:2022-05-22 阅读:0

他点燃一根烟,心情却开始激荡,这段日子他一直考虑自己的事,父母跟他说,此后要他少回家来往,要么改变自己,要么就得接受大家对他的冷遇,张明心底对这样的话很嘲笑,但想起父亲冷硬的脸,这种嘲笑又被一股无言的恐惧替代,他是一直很怕父亲,从小便是棍棒教育,连他自己也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为了另一个人变得连恐惧也抛之脑后。

但很奇怪,他自己说喜欢男人时,却觉得那一刻的坦然已经盖过恐惧,即使那个人不在身边给他鼓励,他也一样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反抗,于是张明眼睁睁看着父亲从一瞬的怀疑,然后阴沉,最后便开始发怒,恐吓,再到最后,连电话都不来了,逢年过节,仿佛没有他这个儿子。

张明也不在乎,不,他在刻意要自己不在乎,他知道,如果自己投降,今后不会有开心一天,这种压迫的日子他受够了,他讨厌顺从,讨厌被逼着相亲,离经叛道并不是什么无恶不赦的事,他没有妨碍谁,自然也不应该被谁妨碍,话虽如此,想起自己的境遇,偶尔也还是自怜。

到后来,那个男友还是走了,他顶不住压力,这不能怪他,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开玩笑的事,再怎么坚韧的心,也不能一直承受压力,如果还要在压力下寻求甜蜜,实在是一种虐待,早就丧失原本的意义,还是他们赢了,张明想,自己的幸福固然必须依靠自己,但一个人有多少力量呢,他也觉得痛苦,觉得不甘心,却不想告诉别人。

倾诉

如果现在有个人跟他说,你可以对我倾诉,不必担心会不会有人发觉,他一定怀疑,张明曾经信过很多人,第一个相信的人是母亲,但她立刻告诉了父亲,还摆出一副无辜的,希望他好起来的面孔,这让张明寒心,突然觉得世间所谓母爱,恐怕也不是什么伟大的东西,至于兄弟姐妹,他们还在上学,对这个被责骂不成文的哥哥,只觉得新奇又隐隐的幸灾乐祸,哪里真的理解呢。

还有朋友,对,还有朋友,张明倒是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禁欲系朋友,叫李威,很认真学习,也很爱玩,很拎得清,也很健康的人,他们中学大学还一起打游戏,后来就渐渐少了,他应该知道自己的事,但不知怎么的,张明自问,好像跟好朋友也没什么贴心话敢讲,他是真的怕了,对谁都有些不信任。

直到他被赶出来,有一天李威主动联系他,说问他怎么了,张明忽然觉得心底一酸,这真是窝囊透顶的反应,但是那一刻张明却是这样的,他就故作轻松的说自己出柜的事,还开玩笑的说,今后叫他注意安全,对方很久没有说话,然后又问他现在做什么,张明就如实回答,要说一个人难受就不要撒谎,否则会更累,这实在是虐待自己,于是李威知道了他的新电话号码(为了防止父亲母亲打过来,还设置了黑名单——一种自我隔绝的方式)。

张明想,自己的状态就算给了对方电话,他也不敢打过来吧,至于来登门拜访,这种事就算搁在从前,也没怎么发生过,说了也不会如何,只是他要是告诉自己父母怎么办,这一点不能不让张明警惕,所以唯独地址没跟他说,李威后来打电话要他出来见面,约在一家咖啡馆。

张明看着对面正经,不苟言笑的俊朗面孔,觉得很局促不安,放在从前,他是不会这样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他不是自己喜欢类型,今天肯出来,只是因为很久没见的原因,毕业后大家各自忙各自的,早就很少来往了,就算同一座城市,也早就形如陌路,何况张明自己草木皆兵,生怕再次被人教导“做个正常人”,这种烦恼是无尽的,人言真的可畏,以前他不觉得,现在他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直说,阴奉阳违其实更好。

只是如果真的结婚,那么实打实的伤害别人,也是卑鄙的,他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结果轻的也没怎么能承受住,还能怪谁,只能怪自己太脆弱了,但即便如此,一个脆弱的人也有权利和朋友叙旧,李威见张明故作乐观的点他喜欢的咖啡,满面春风的对他问东问西,就是避而不谈自己的事,便跟着他的节奏回答,他注意到张明偶尔流露的消极迷惘,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不曾了解过这个人。

李威朋友也不多,因为生性喜静,不爱热闹,当初和张明成朋友,也只是因为家离得近,又是同班同学,经常借作业抄或讨论题目,便渐渐熟悉了,其他的,其实没什么,反正他是和谁都有保持距离的欲望,和父母也一样,所以别人挑不出他的错,因为爱之深,责之切,既然没那么爱,还怎么责怪,无论如何,他讨厌被责怪,这是他始终不能了解别人的原因。

所以直到大学毕业到现在,李威的女友一个接一个的换,每一个最后都莫名其妙的跟他分手,看上去他好像没做错什么,但实际他知道,自己问题是根深蒂固的,他今天约张明出来,是因为他在和张明的聊天记录里能感受到这个人的不对劲,一个熟知的人突然变得不对,这让李威感到不安,现在一见,便更确定了,他觉得自己如果出来跟他说说话,便能叫自己安心,也能让他张明舒服一点,所以他出来,至于对方是否真的要说什么,这他管不了,也没强烈的冲动非要他说不可,他不是那么自大的人。

就这样,两人便经常约着吃饭,喝咖啡,有时还去健身,但是张明不喜欢运动,只是偶尔夜跑,那就约跑,李威不是一点私心没有,他其实自己也很疲倦,希望找个人说话,他也懒得再找伴侣,因为照顾别人,体贴别人对他很费劲,他的精力更愿意都花给工作和自己,不喜欢花给别人,和张明交流,他不需要花力气,因为对方很懂得应该说什么,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张明很注意不给别人添麻烦,一切都喜欢开玩笑的说,李威自己跟着一乐就行。

然后轮到李威自己说也一样,随便的说自己的事,再随便的调侃,只要不认真对待,就格外快活,为什么非要在私事上严肃呢,每天严肃的时间太多了,对自己和别人都是伤害,他不想对任何人负责,那种很深的幸福感,他不能给予,所以李威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得到别人的爱,他也不那么希望得到这种沉甸甸的东西,他更喜欢轻松的活着,和张明这样闲聊就很好。

于是,这种愉快让时间过得非常快,几乎一晃就没了,事后,李威甚至还常常想念这种相处,张明也觉得通畅好多,他觉得世上很多事也没有那么绝对,至少他还有一个可以倾听他的朋友,朋友二字,为什么一定逊色爱情呢,何必非要把自己心情看的太重,设置那么大的心结,谁也解不开,自然得困死自己。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奇思妙想分类下,2022-05-22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上一篇:洗鞋记
下一篇:读书让人安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