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影评 >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时间:2018-11-19 阅读:0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肚财没有稳定的收入,整天骑着只自己的电瓶车四处捡破烂维持生计,就算卖废品的钱都是老同学看他可怜才多给一点。

作为一个中年男子,他有一个独特的癖好,他热衷于抓娃娃,这在外人看来十分不解,他却解释:抓娃娃是一件很治愈的事!肚财没有什么好友,和他关系最好的就是菜埔了。和他一样,菜埔的经济条件也很困难,为人老实的的他是一名佛像厂的保安,除了晚上在厂里值夜班外,白天他就去做一些兼职,例如去殡仪队敲锣打鼓,自己的生活已经非常艰难,他还得承担多病老母亲的治疗费用,于是这两位生活环境相当的人成为了好朋友。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他们总是一起翻阅老旧的色情杂志来解闷,靠着便利店过期食品果腹,菜埔是个老实人,和他在一起肚财才可以随意的教训别人。这样让他这种常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十分得意。

最近佛像厂厂长黄启文正在为寺庙赶制一尊佛像,厂里忙得不可开交,也常常来催促施工进度,在菜埔这些底层人民的眼中,海外归来的黄启文和身居要职的高委员,都代表着他们要不可攀的上层阶级。

菜埔和肚财对他们这种荒淫无度的生活,总是十分好奇和向往。一天傍晚,肚财带着从便利店捡回来的晚饭,来到佛像厂找菜埔,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个漂亮的妇人在一辆豪车旁,妇人像是在等谁,肚财并没有多想,而是坐下来准备看电视,菜埔告诉他电视机坏了,没有维修,无所事事的肚财,便想了一个方法来打消时间。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那就是用电脑观看厂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很快两人兴致勃勃的打开了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他们也通过电脑了解到老板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老板与上级打电话是低声下气,挂了电话后又骂骂咧咧,当着上级一套背,着上级一套的做法,让肚财感到十分可笑。

不仅如此,黄启文私底下与各种女孩子发生的不正当关系,也让电脑屏幕前的两人十分向往羡慕,原来有钱人的生活是如此的色彩斑斓。同样是人,自己的生活,就与他们有着天壤之别。

此时正在车内与一位妙龄女子发生不正当关系的黄启文,接到了叶女士的电话,接连的电话让两人都没了兴致,王启文只好接了电话,并和叶女士约到老地方见面。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第二天,佛像厂的工人惊奇的发现佛像的佛头已经贴好了,王启文告诉人们,这是自己连夜拼好的,并让工人们赶紧完工。没多久,寺院的住持在众人的陪同下来检验佛像,可陪同住持的女士对佛像并不是很满意,在于高委员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之后,高委员提议把骨头锯下来重新调整。黄启文急忙解释道,自己在制作佛像时是怀着感恩的心在制作,不会出现女士所说的问题,而一旁的秘书长也赶紧打圆场,附和着,才没有锯下佛头。

当晚,肚财和昨日一样与菜埔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王启文的行车记录仪。在行车记录仪里,他们不仅听到了黄启文与昨夜妙龄女郎偷情的事,还听到了黄启文与老相好的对话,原来昨日肚财注意到的美丽妇人,就是黄启文的旧情人叶女士。

从二人的对话中,他们还得知,黄启文并不想再与叶女士纠缠,而叶女士为了索要分手费,用王启文与秘书偷情的事相要挟!之后,电脑里便传来了叶女士的惊叫,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肚财打开了下一个视频,却目睹了黄启文伤害叶女士的残忍行径,这让肚财和菜埔十分震惊,但面对黄启文这样的上层人物,他们并不敢报警。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而几天后,警方为了调查失踪的叶女士,找到黄启文谈话,可奈何黄启文强硬的背景关系,调查只能作罢。而王启文也找到了菜埔,谈话看似是在聊些琐碎之事,实则是暗示菜埔,别给他找麻烦,在老板的威胁面前,憨厚的菜埔整日惴惴不安。

没多久,肚财死在水沟里,警方判定为酒驾,但人们都知道肚财从不喝酒,而他的葬礼也没有其他人参加,遗像也是一张随意的截图。之后,黄启文便将菜埔的母亲接到了高级医院治疗,只不过失去好友的菜埔,从此只能一个人面对这个丑陋的社会了。

在肚财和菜埔看来,上层人士的生活是五彩斑斓的,而他们只能在黑白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只能从行车记录仪里窥视富人的生活,偷听暧昧的对话,以此来让自己的世界充满一点虚无的色彩。而常常对着菜埔等人大发雷霆的黄启文,在高委员面前也是恭恭敬敬;而被同学嘲笑,被人忽视的肚财,却在菜埔面前气势十足。

人总喜欢踩在比自己更卑微的事物身上,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没有批判也没有鸡汤,《大佛普拉斯》中的小人物用一种现实又无奈的态度去接受自己宿命,他们深知这个社会的法则,所以他们不会反抗,在他们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能生存下去就是一种幸运。《大佛普拉斯》最后,巧妙地把“上帝视角”的我们带入了剧中,你我都一样,都是被命运囚禁的人,而佛像中的尸体正是我们!

底层与上层的共同“孤独”

这不电影最广为流传的看点,包括但不限于:黑色幽默、社会批判、质疑佛教......诚然,这些被《大佛普拉斯》做到了,但它做的更好的,不包括这些,电影很巧妙,用了一个行车记录仪来连接两个隔阂深刻的阶级。影片中固然有很多展现底层绝望,上层为所欲为的内容,但力度最深的则是底层对于底层无望翻身的自知,他们选择的沉默,是底层习惯性的失语。

此外,《大佛普拉斯》的另一大亮点是“孤独”,“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登上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无论是黑白世界,还是彩色世界,都充斥着孤独。

这就是——《大佛普拉斯》!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影评分类下,2018-11-19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上一篇:什么是羔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