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影评 >

没有王子的公主,她要的是家人

时间:2020-09-21 阅读:0

基本符合我的预期,在此之上还有超出华语电影惯常思维(当然可能是好莱坞惯常思维)的东西,所以还觉得挺有趣的。太长了,后面啰啰嗦嗦。《木兰辞》是我小时候会背诵的第一首古典诗词,还问过父亲“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这不是有弟弟吗为什么木兰还要去打仗。

Chi代表着Power,对于女性是禁术,剥夺的方式的使用“拥有chi就是witch”的观念。巩俐的大女巫算是白骨夫人的变体,被侮辱被损害之后寻求邪恶力量的“恶女”。看的时候想起以前她说演不惯《天龙八部》那种飞来飞去的特效片。当年《天龙八部》可是按照《星球大战》路数来的神怪武侠。正邪一体两面是剧作老桥,花木兰如果没有被温柔以待,以她的chi就是女巫。退去盔甲是抛弃束缚达到“真”的写意表现。让我联想到在各种《西游记》的艺术作品中,孙悟空最终重新披挂盔甲代表着他重拾自由。同样在反抗束缚争取自我认同的道路上,两性阶段性的差别,女性当务之急是破除枷锁,男性则是重拾初心。

没有王子的公主,她要的是家人

美术什么的不用去考究,刘亦菲这身算是简约,其他人花花绿绿是学坏师。非要拿这个来攻击电影也没什么意思。大殿里众臣记录、皇宫内脚手架染布坊(莫名其妙)、过时的tilt镜头,像是杂采了国师片和老港片,ending差到不行随便看看完了。

父女情我很喜欢。“There is no courage without fear”,将女儿作为可以交心的对象。父亲亦是战士。女儿不是将父亲设定为丈夫的样板,而是设定为自己的楷模。父亲遗憾没有儿子的时候,让我想起Kobe Bryant在节目上说有粉丝跟他说他应该生个儿子去carry on tradition and legacy,他二女儿冒出来说:“I got this.”(啊,我要流泪了)。

文学视觉化和反战价值观有埋点。“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形象化。beautiful tool for terrible work——将军夸宝剑,功在杀人多。"War is not freedom over my shoulder...all for my famliy"。把“孝”转译为“devotion of family”是好莱坞的陈词滥调,对比华语电影的陈词滥调要更懂得“与时俱进”。

同袍有义,皇帝也不是藏头鼠辈——早个二十年该是李连杰也将军了,这点就比《长城》设定要高明。动作设计上木兰武艺力量不足(抬水就太想当然),技巧有余,符合女性代表的另一种力量,但动作剪辑较差。

以前觉得刘亦菲(她居然没有英文名,和巩俐都是拼音)有股男孩气,但是一演小龙女误终身,这部电影里当她粗声粗气地说话的时候,的确很可爱。如果放十年前,大概花木兰会是章子怡扮演,再十年也许陈冲、杨紫琼。《卧虎藏龙》的时候,郑佩佩说如果放二十年前,她就是演玉娇龙的人选。这里面她演了一个丑角。从电影史的角度来看,每一代试图在好莱坞站稳脚跟的华人女演员都会对之后的女演员起到激励的作用。刘亦菲今天走到好莱坞一线制作女主角的位置,也要感谢过去几十年里华人女演员的奋斗和努力。

本站所有资源均在Resource资源站有分享,你可以点击 >>> Resource 进入资源站自助提取。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影评分类下,2020-09-21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