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影评 >

切开我,穆赫兰道

时间:2021-02-21 阅读:0

前四分之三是梦境后四分之一是真实,这样的对《穆赫兰道》的解释我不喜欢。仿佛必须有一种根源,必须有一个依凭,电影才敢去创造梦境的绵延,记忆的断裂,否则就会为人抛弃或者不被理解,我憎恶这样的前提。

切开我,穆赫兰道

伟大的电影导演都具备一种后设的自觉即他们对手上掌握的这个媒介有清晰的认识,电影不应该是玩弄技巧的场所,没有什么所谓的对仗工整,它应该深入到我们宏大充溢的生活生命内部,向我们解释其虚构性或者荒诞性,梦境的绵延未尝不是现实的一部分,现实的某处也许就被剪裁到记忆的某处缺口,这是人无法掌握,无法意料到的。

我们那个自以为是的自我,实则掌握不住任何东西,没有什么真实或者梦境,我们可悲地只能让这些东西经历我们,寂静,没有管弦大号,寂静....而我又是一个对真实的东西有着狂热痴迷之人,有个先贤说让我们痛苦的是想象而不是现实,那么让我的生活不好过的根源就是对真实的过度渴求和对想象的过度感知之间的打架造成的。

深入到生活内部揭开的到底是虚构性还是真实性,无论我对真实保有多么大的热忱得到的可能都是流沙似的絮语和观念,靠想象填补的真实压的我喘不过来气......大卫林奇的电影我称之为影谶,迷影之人确信了他的语言,即总会在将来的某一个瞬间,我们仿佛困在梦里和无穷的乡愁似的回忆里。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影评分类下,2021-02-21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上一篇:欲望的放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