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余斗笔记 > 影评 >

“不曾设想的发生”和“只存在于脑海的未发生”

时间:2022-02-14 阅读:0

偶然在本片中体现为每场邂逅,人物说的每句话、做出的每个反应,甚至可以具体到《开着的门》中教授对朗读声产生的反应。

想象则体现为《魔法》中的倒带,《开着的门》中朗读声传递到观众耳中后自然的具现化,《再来一次》中两人的角色扮演。

“不曾设想的发生”和“只存在于脑海的未发生”

偶然与想象两个词的连结,成为一组奇妙的二元论,指向命运轨迹“不曾设想的发生”和“只存在于脑海的未发生”。它们正是生活中最美妙和残忍的部分,前者是出乎意料的惊喜,赋予庸常生活以明悟时刻,然而不可撤销,不可操控,不可复刻;后者是一人独享的奇观,映射出真诚的渴望,然而终究不曾发生过。它们一同帮助人看清自我。

滨口龙介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他甚至都不需要以悬念引发观众的期待。即便每段故事的偶然,都将美妙和残忍两个词并列,也感受不到激烈对抗的张力,而只漂浮在角色们阵阵的情绪涟漪中,轻盈地流动。

因为人物正是偶然的基石。即便是她们自己,还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是否爱着,不知道自己的才能和价值,不知道那个重要的人的名字……这些故事之所以被如此呈现,是人物依凭感性或直觉的推动如此要求着,仿佛是所找寻的答案在呼唤她们,而非作者希望这么写。Words ask for words. 

即便它们甚至有些狗血,我依然可以这样相信着。

因此不太喜欢《开着的门》。

虽然教授对勾引者,对性和一切感受的坦诚正如敞开的门扉,仿佛可以透过正道的光。但结构过分精巧,而到来的那封sagawa的邮件,以及反复呼喊这个名字的父女仿佛作者的下场。偶然成为设计的必然。前面也一直在营造,门是否会被关上,这样一种悬念。

而实在太喜欢《再来一次》。

高概念的科幻世界观却几乎无法被察觉,只在最关键的时刻显形,造成人物的间离、事实的泄露、记忆的不可追溯。

而这部分的偶然和想象也都是终级形态的。

偶然的邂逅发生在两个陌生人之间,甚至真相大白发生在交谈很久之后,路上的十五分钟,聊到职业、钢琴和茶都没有使她们发现任何不对,反而是确认身份最基础的第一步,关于名字的记忆中巧合才若隐若现。

想象本来是发生在脑海中的,这个最隐秘的场所。在这部短片中,想象的权力却经由扮演的形式被交给彼此。由对方来决定,那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应该是怎样的,会对自己说怎样的。因而格外动人。

随手一翻豆瓣短评,清一色地感慨“意犹未尽”,可能这也是偶然与想象的本质化特征,都让人欲罢不能,对生活充满期待。而这种特质,也在第三部分中,因那希望之名被展露出来。

而《魔法(比魔法更不真切)》则从标题开始存在不确定性的偶然。

这部分对我来的,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它创造出全片最神秘的一个角色。哪怕话最多,依然最神秘。或者正是如此,她说的每句话都在试图剖析自己,但每句话又都使自己更神秘。她从伤害爱人中获得被爱的快感,却又因为爱而感同身受地痛苦,她的爱情拥有自残般本质性的矛盾,也因此成为比魔法更不真切的存在。

3>1>2

开通特权,即可免费下载全站所有千余TB网络资源,点击 >>> 资源目录 查看所有资源,覆盖音乐、影视、有声书、电子书、漫画、动漫、课程等,不限时间次数,永久免费,点击 >>> 特权详情 了解更多!

余斗余斗
  •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由发表在影评分类下,2022-02-14最后更新,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